农业部新型饲料添加剂企业

14年生产经验,保护动物肝胆健康

全国服务热线:400-6788-213

大家都在搜: 水产用胆汁酸家禽用胆汁酸牛饲料添加剂家禽用杜仲叶提取物

资讯中心,掌握龙昌最新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支持 » 学术交流 » 肉鸡坏死性肠炎与球虫混合感染的特点、危害、诱因及其防控措施

肉鸡坏死性肠炎与球虫混合感染的特点、危害、诱因及其防控措施

返回列表 来源:龙昌 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肉鸡坏死性肠炎与球虫混合感染的特点、危害、诱因及其防控措施扫一扫!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7-17 16:04:44【

高温多湿季节、原料霉变加剧,病害微生物滋生,球虫等寄生虫繁殖泛滥,各种应激接踵而来,给畜禽肠道带来严重威胁甚至致病或暴发严重的代谢疾病,给畜禽生产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其中肉鸡梭菌坏死性肠炎尤为普遍、突出。

鸡梭菌性肠炎在生产实际中主要有两种疾病,即溃疡性肠炎和坏死性肠炎。前者主要由肠道梭菌(Clostridiumcolinum)所引起,后者则由产气荚膜梭菌(C.perfringens)所致。生产实践中以坏死性肠炎更为多见、危害更重。

1. 鸡梭菌性肠炎的基本特点

鸡坏死性肠炎也称鸡肠毒血症或糜烂性肠炎,常被养鸡者称为“烂肠病”,是集约化养鸡生产中最主要的肠道健康问题,其发病率和流行率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均呈升高趋势,其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对饲料中抗菌药物添加剂使用的限制或禁止(如欧盟各国禁止使用抗菌药物添加剂和抗球虫药物添加剂)。故尔从这一特殊原因出发,有许多学者将这一疾病称为鸡的“复燃的传染病”。

在我国虽然尚未禁止抗菌药物饲料添加剂的使用,但鸡坏死性肠炎的发生率也在不断升高,其主要原因可能与养殖密度加大、养殖条件粗放及产气荚膜梭菌普遍而严重的抗药性有关。另外,部分地区饲料基础日粮中使用大量小麦替代玉米和饲料中霉菌毒素超标也是诱因之一。在肉鸡,由坏死性肠炎导致的死亡率约为2~10%,在极端情况下可能高达50%;而在蛋鸡,死亡率也可达6.5%或更高。据统计,全世界每年因坏死性肠炎所致的养鸡业经济损失高达20亿美元以上。

产气荚膜梭菌是一种革兰氏阳性的、可形成芽孢的严格厌氧菌,在环境中广泛分布,也是鸡和人及其它动物肠道内的一种“常在菌”,作为鸡肠道中的一种常在菌,只有当其在某些“预置因素”影响下急速增殖达到104~108菌落形成单位(cfu)/克肠内容物或以上的菌数时才可能导致疾病的发生。这些预置因素包括饲料组成、霉菌毒素、鸡体的免疫状况、球虫感染、应激状态等。其中球虫感染几乎是鸡坏死性肠炎发生所不可缺少的预置因素,因而在临床上球虫感染总是与坏死性肠炎相伴的。

除具有典型症状和病理剖检特点的临床型坏死性肠炎外,生产实际中更为多见的是亚临床型坏死性肠炎,其临床症状不明显,除粪便异常(饲料粪、溏便、水性腹泻等)外,主要呈暂时性或一过性的增重缓慢或下降、饲料转化率减低、死淘率增加等非特异性表现。亚临床型坏死性肠炎对肉鸡生产性能的影响可能要大于临床型坏死性肠炎,据统计,在美国和加拿大,亚临床型坏死性肠炎可使每只肉鸡损失约0.15-0.20美元。

2. 鸡梭菌性肠炎的危害

由于鸡球虫和梭菌性肠炎是相互影响而又互为预置因素,因此可以说:鸡球虫和梭菌性肠炎又是一对孪生姊妹病。因此,鸡梭菌性肠炎和鸡球虫病的危害是共通的。

2.1 料便/水便,导致料蛋比/料肉比增大

由于球虫与梭菌的感染,肠道正常肠上皮结构被破坏,出现血便,直接导致急性死亡,死亡的鸡是没有效益的,更需要很多健康鸡产出的效益来弥补。又导致肠道消化功能丧失,饲料分解不彻底,出现饲料样粪便(料便),饲料浪费严重,料蛋比或者料重比增大。同时,肠道被球虫破坏,大量浆蛋白流入肠道,导致营养流失,鸡体消瘦,鸡正常的体重都保证不住,哪能更有产蛋和增重,只要不死就已经不错了。

2.2 肠内毒素被吸收,精神沉郁,疗效下降

球虫与梭菌感染导致肠粘膜大量坏死、脱落,脱落的肠上皮,在肠道内由于体温高而蛋白质变性、自由基蓄积、坏菌滋生,尤其是产气荚膜梭菌产生的NetB毒素,导致更加严重的肠毒血症。肠道内毒素被吸收,导致肠蠕动加强,腹痛加剧,病鸡精神沉郁、呆立废食、羽毛凌乱。由于体内自由基蓄积,器官老化功能降低,尤其是肝脏解毒压力增大,肝合成蛋白质功能降低,从而导致蛋鸡轻者蛋重减轻,重者产蛋率下降或无产蛋高峰。而肉鸡生长受阻、增重停滞。肠道内坏菌成为优势菌群,耐药性显著增强,病期更长,药费、产能损失更大。

2.3 免疫系统瓦解,抗病抗应激能力低下

经研究表明,家禽80%的免疫系统分布于肠道,而体内80%免疫球蛋白(抗体)由肠道免疫系统合成。当球虫与梭菌感染导致肠上皮大面积坏死与脱落,因此,分布在十二指肠、空肠、回肠的淋巴滤泡结构破坏、功能丧失,盲肠扁桃体充血出血坏死,免疫机能也随之降低。从而导致鸡群抗病抗应激能力低下。

2.4 饲料蛋白异常代谢,有害物质、气体激增,加剧亚健康体质,呼吸道病高发

球虫与梭菌感染后,肠腺功能受损,肠道健康的酸性环境被破坏,消化酶不能被激活,对饲料蛋白质的分解、消化机能显著降低,或者消化分解不充分,出现大量中间代谢产物,如氨、硫化氢、胺、亚胺、吲哚、酚类等有毒有害物质。由于氨、硫化氢等有害气体的产生,呼吸道受到长时间剧烈刺激,粘膜受损,呼吸道病发病率显著升高;由于产生大量胺、亚胺类等异常代谢物质,导致溃疡性肠炎,肝脏负担加重,亚健康体质加剧;而由于产生更多吲哚、酚类物质,导致体质恶化,鸡自身生命难保(添加外源胆汁酸可以促进胆汁分泌,降解、结合内毒素,降低PH值,改变肠道内环境,调节肠道菌群平衡,保护肝肠健康,同时激活消化酶活性,提高蛋白、脂肪消化率)。

3.鸡梭菌性肠炎的诱因

3.1 饲料因素

饲料组成是影响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发生的主要因素之一,对坏死性肠炎的影响尤其显著。以禾本科类谷物如小麦、燕麦等为基础日粮会增加这二种疾病发生的风险,这主要是这类饲料经胃消化后所形成的食糜粘稠度显著增高,食糜在肠道滞留时间延长并改变肠道pH环境,显著增加球虫入侵和梭菌粘附、产毒素的几率,对坏死性肠炎发生的影响尤其显著。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研究都表明,当以小麦替代玉米后,坏死性肠炎发生率增加30%~60%。

饲料中粗蛋白的来源对坏死性肠炎和球虫病的发生也有影响,动物源粗蛋白如鱼粉、肉骨粉、羽毛粉等为主要粗蛋白的饲料更有利于坏死性肠炎的发生。此外,高动物性蛋白含量会升高肌胃的pH值,更有利于梭菌的生长繁殖。此外,饲料中任何能导致肠道pH值升高的因素都会增加坏死性肠炎和球虫病发生的风险。

饲料中存在的抗营养因子、霉菌毒素及饲料颗粒等因素也会显著影响鸡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发生和流行。如菜籽饼等中的丹宁类,可直接作用于肠道黏膜组织导致肠绒毛损伤,并改变肠道细菌的生长、肠道菌群组成和促进产气荚膜梭菌增殖,并可抑制免疫功能,可促进坏死性肠炎和球虫病的发生。霉菌毒素作为一类自由基诱生剂在直接损伤肠黏膜结构的同时,对免疫功能产生强烈的抑制作用,有助于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发生。

3.2 饲养管理因素

任何引起或增加鸡群应激的因素都有可能影响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发生,即使是饲料的有序变换也会有显著影响,如从雏鸡料变换成中鸡料的过程,即能加剧坏死性肠炎的发生风险。这主要是因为饲料变换可改变肠道黏膜上皮组织的结构和完整性。

高密度饲养是饲养管理上最危险的风险因素。因为高密度饲养增加垫料和鸡舍环境中的球虫卵囊和产气荚膜梭菌芽孢数量。另外,垫料湿度的加大,也在一定程度上更有利于梭菌增殖和球虫卵囊的孢子化发育。高纤维型垫料则通过加剧鸡肠道的磨损、引发局部炎症而有利于球虫入侵和梭菌的定植,促进这二种疾病的发生。  

鸡群的免疫状态对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发生几乎有决定性影响,任何免疫抑制性疾病的存在如马立克氏病、法氏囊病、白血病、鸡传染性贫血、霉菌毒素中毒等,都会加重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发病率、死亡率。

3.3 坏死性肠炎与球虫病(/感染)的相互影响

产气荚膜梭菌与球虫、坏死性肠炎与球虫病(/球虫感染)间复杂的相互作用。临床调查和实验研究发现,球虫感染对坏死性肠炎的激发作用强于产气荚膜梭菌感染对球虫感染激发作用。也就是说球虫感染对坏死性肠炎的激发作用是必然的,而当产气荚膜梭菌感染激发球虫感染并非必然。因此,球虫感染(即使不发生球虫病)导致大量肠黏膜上皮细胞破坏,从而有利于梭菌的定植和毒素产生。比如寄生于盲肠的柔嫩艾美耳球虫感染对坏死性肠炎的发生也有不可忽略的影响。

近年来随着鸡球虫病活卵囊疫苗使用的日益推广和抗球虫药物使用的限制,坏死性肠炎的发生率有所升高。在养殖生产中,球虫病与坏死性肠炎间可能存在更复杂的相互作用,或存在更多的影响因素。

4. 鸡梭菌性肠炎的防控对策

坏死性肠炎和鸡球虫病除病原体不同外,在流行特点、影响因素等方面都有许多共性,因此其防治策略和方法措施,除特异性药物外也是一致的。

4.1 特异性药物防治

防治坏死性肠炎和鸡球虫病可用特异的抗球虫药物和抗菌剂进行。事实上,在饲料中添加抗球虫药物和抗菌素一直是生产中所应用的主要方法。目前常用的抗球虫药物有氨丙啉、氯苯胍、球痢灵、尼卡巴嗪、氯羥吡啶、地考喹酯、苄氧喹甲酯、莫能霉素、盐霉素、马杜霉素、甲基盐霉素、拉沙菌素、森杜霉素等,常用的抗产气荚膜梭菌药物有杆菌肽锌、林肯霉素、弗吉尼亚美苏、卑霉素(avilamycin)、阿伏霉素(avoparcin)等。可以说如果没有这些药物的应用,就没有集约化养鸡业的今天。然而,目前无论是球虫还是产气荚膜梭菌对这些药物都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药效明显降低。在临床上选用抗球虫药物和抗菌药时应以药敏试验结果为据,才能充分保证药物防治效果。

4.2 免疫预防

由于抗药性的普遍产生和出于食品安全,限制甚至禁止使用抗菌药物和抗球虫药物添加剂成为必然趋势。免疫预防和通过饲料全面精准营养调配及给予植物提取物、微生态制剂已成为必然发展方向。目前利用早熟选育方法研制的球虫病活卵囊疫苗正逐渐成为球虫病预防的主要方法,在欧盟国家已全面推广使用,我国目前已有大约10%左右的肉鸡使用球虫病疫苗。然而坏死性肠炎疫苗的研制较为困难,其使用效果差异也比较大。

4.3 饲料调配

通过饲料全面精准营养调配防治鸡球虫病和坏死性肠炎的基本原理就是通过饲料配方的优化改善饲料组成,消除抗营养因素,提高饲料消化率,有效维持肠黏膜组织的“完整性(integrity)”。具体措施包括使用酶制剂、酸化剂、霉菌毒素吸附剂、植物提取物和抗球虫药物添加剂等。这方面研究报道很多,但养鸡场和饲料厂应根据实际情况通过试验研究来选择确定最佳饲料配方。

4.4应用桉树精油

桉树精油(1、8-桉树脑),具有菌虫双抗的特效,安全、高效、无残留、无耐药性。桉树精油对防治禽类球虫病尤其是艾美尔球虫属有着十分显著的效果。对于抵抗球虫病的混合感染,饲粮中添加桉树精油与接种疫苗结合使用能更有效地控制卵囊脱囊,预防禽类感染球虫病或缓解禽类感染艾美尔球虫的病情。

桉树精油能显著降低小肠和盲肠中的球虫卵囊数量,显著减少球虫感染发病率。在球虫的子孢子、第一代裂殖子和第二代裂殖子阶段,桉树精油可直接作用于球虫孢子细胞膜,破坏细胞膜的完整性,使细胞膜的通透性发生改变,使膜内营养物质大量渗出,从而阻碍了膜上营养物质的吸收通路,球虫因得不到营养而死亡。

桉树精油能增加肠道中食淀粉杆菌、唾液乳杆菌、枯草芽孢杆菌和梭状芽孢杆菌的菌群密度,降低金黄色葡萄球菌、鼠伤寒沙门氏菌、大肠杆菌 的数量。且能显著减少肉鸡回肠和盲肠食糜中大肠杆菌的数量,降低空肠总厌氧菌、梭菌和链球菌的数量并显著增加乳酸杆菌的数量。(桉树精油的抑菌效果下表)

微信截图_20180717160431

4.5应用微生态制剂

使用微生态制剂(益生素和/或益生元)是通过微生物的竞争排斥作用改善肠道的微生态环境,抑制产气荚膜梭菌的生长和定植,并通过菌群改变而所致的肠道pH值、短链脂肪酸等一系列的变化,而间接改变球虫寄生的小生境,从而抑制球虫对肠上皮细胞的入侵。临床使用微生态效果差异极大,这可能与微生态制剂本身的活菌数、使用方法、养殖环境与管理等多种因素有关。

4.6应用胆汁酸,提取物

胆汁酸提高脂肪消化吸收,降低肠道脂肪性腹泻,降解内毒素,结合霉菌毒素,降低毒素对肠道的刺激作用,保护肝肠健康;提取物抗菌抗病毒,抗脂质过氧化,清除自由基,提高免疫力。

【本文标签】:肉鸡坏死性肠炎 龙昌乐畅 桉树精油 肉鸡球虫
【责任编辑】:龙昌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扫一扫 更多精彩内容扫一扫!